当前的位置>>首页>>新闻列表 新闻内容

传统制造和重化工向上升级

本文章发表于:玉柴东特专用汽车有限公司 作者:zckj 发布时间:2015-11-9 8:48:55

天津曾凭港口之便利,开启与上海鼎立的“双城记”时代。中国最早的化工厂也在天津。此一时,彼一时。化工项目使天津市工业迅速增长,但却是当前转型升级面对的最大难题。传统大制造和大化工占比如此高,但其工业贡献率越来越小,对资源和环境的破坏越来越大,因此,原有的大制造和重化工必须尽快向上升级。
 
  “天津要借助临港优势来形成更多的高端制造产业集群,包括石油化工、航空航天、海洋经济、智能装备制造等。”作为多项政府部门评审专家之一,天津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丛屹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如此说。
 
  记者从天津市政府相关部门了解到,天津目前主要依托滨海新区,实现化学工业区域布局调整和战略东移。天津市国资委主任李福明对本报记者说,“天津实施的重点项目包括,渤化内蒙古化工能源基地及南港化工基地、中环电子信息产业园、长芦化工新材料区、美国钢管二期建设等10个产业项目,启动或完成了10个东移搬迁项目。”
 
  天津的石油化工项目越来越多集中到滨海新区,将来可能会有一大批项目集中在南港,最大的项目可能是中石化和中石油的国家石油安全储备项目第二期。天津未来制造业的发展,首先就是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,重化工升级必须在产业上有所设计。丛屹建议:“国家投入安全储备会建一大批设备,这些设备是可以租用的。按照国际经验,一些国家的安全储备,外围就会形成一个大的商业储备,比如租用油罐,这些都可以成为商业储备的供给,形成大的商业储备就可以继续升级。”
 
  在丛屹看来,天津若有了大的商业储备,就可以形成现货交易市场。如果把量做大,就能上升到石油产品交易市场,还有现货远期交易,将来甚至可升级成期货产品交易。天津其实有交易市场的基础,可以开石油期货市场。升级的方向有很多,不一定停留在过去的石油化工。而纯粹的劳动密集型、装备制造及没有临港优势的项目应当挪走。大飞机、大制造也有临港优势,港口可以利用贸易来面对海外市场。
 
  航空航天产业是天津的支柱产业之一,也是未来五年最具生命力和发展前景的产业。但记者调查发现,目前天津空客320的项目只是个装配,周边没有形成大的产业配套。另一个新兴板块是海洋经济,现在处于发展初期阶段。天津装备制造业未来的转型升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 
  “天津的航空航天大项目没形成产业集群,外围研发和零部件生产、产业配套都没形成。这是天津装备制造面临的问题,并不是没有升级的空间,而是产业升级方面的动作不够快。”丛屹说。
 
  天津如何发力高端装备产业?近期编制的《高端装备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》提出,在2015-2017年期间,航空航天产业将发展空客系列总装和机体维修、空客飞机客改货等;发展直升机研发设计、总装改进及维修等;发展微小型近程无人机等自动导航仪与测控系统等;加快发展航电、通信导航系统;发展空间站、大型通信卫星、遥感卫星的制造及总装试验;北斗卫星导航芯片、遥感平台建设及应用等。
 
  在位于滨海新区的临港经济区,功能定位为国家级重型装备制造基地、生态型临港工业区。这里还是滨海新区的功能区和国家循环经济示范区、国家发改委规划的国家级石化基地。当前该区已逐步形成装备制造、粮油、物流三大产业板块和造修船、海上工程、重型装备、绿色动力、粮油加工、生态化工六大产业集群。
 
  “我们正培育海洋经济和智能装备这两大经济增长点,并制定实施海洋经济发展方案。”天津临港经济区管委会办公室刘长斌处长告诉本报记者,大型装备制造项目主要在南港。尽管化工仍占全区40%-50%的产值,但从2008年开始转向装备制造为主,包括中船重工的新港船厂、轨道交通产业,中车公司主要生产和谐的货车,担负北方和谐机车的检修功能,还包括一些新兴能源项目。
 
  记者在天津临港经济区看到,很多填海造地的区域还是一片空地,园区的招商引资工作正在进行中。智能装备产业园起步区完成建设,科技型中小企业累计达到211家,占驻区企业一半以上。机器人产业园已完成建设,展示厅摆放了海下探测机器人等,企业将陆续入驻园区。“天津大制造行业处于后发位置,而集成制造的先进技术在美国、德国等发达国家。我们的特点是互联网企业创新能力较强。现在发展机器人产业的拐点已经到了,机器人换人是个大趋势。现在中粮的车间里只有四五个人,其余全是自动化设备,人来操作机器人。”天津临港经济区招商局周楠处长对本报记者说。
 
  在天津的传统产业领域,企业也在尝试转型和进行技术升级。渤钢集团新增收入的75%来自现代生产性服务业。立达集团以前做房地产开发和贸易,现在在南美白对虾试养成功。“天津有发展好的企业,但产业长期被锁定在国际价值链中低端环节。要改变这种状况,唯有不断提升创新能力。”天津市工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。对于发展高端和先进制造从来不缺政策资源的天津,如何破除体制改革的滞后,如何培养市场经济的敏锐直觉,值得津人思考。